目前日期文章:201104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花麗芙,很久以前的RO文有說過是偶然情況下養到花麗芙;不過知道它其實是失敗作品之後就覺得好悲情,反而更喜歡它了(咦)

 

因為某人的關係我覺得我好像又被推RO坑了,不過當然不是說要回去玩啦(我現在真是一點都沒有想玩線上遊戲的興致…)

不知道為什麼RO我就很容易想出創作題材…OTZ

不過我對三轉一點都不熟啊(老實說也不喜歡三轉造型)

 

--

真是杯具了,敢情是電繪畫太習慣結果在紙上就畫不出我平常的畫風了…

畫角造的那種卻畫得很順手…我要不要乾脆轉型算了(咦

Diabolis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廈門理工參訪交流行歸來。

雖然累爆了不過這個禮拜受益良多,也認識了很多有趣的同學和老師。

不過我這個人不愛寫遊記或心得之類的東西,所以就放幾張照片就好了;感觸這種東西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再瞎掰啊你

除非老師叫我們寫心得我再寫吧(欸

 

 

 

----

 

然後我發現我越來越熱愛攝影了,而且是一種熱愛到想去當攝影師的程度。

不過這也只能當作一個純粹的夢想而已;要真的去做…或許環境不適合吧,或者是我還沒有真的深愛到無論如何都想當攝影師的地步(我想如果真的到那種程度的話是就算有可能會餓死還是會想做的)。

以前拍照純粹是想把自己想要的畫面保存下來(這是我看一年級藝術欣賞寫的明室的心得才想起來的…),或是只是當參考資料用;

而現在則是開始有一種……像是情感期望的東西(?)

「希望能夠拍出能感動人、撼動人心的照片。」大概是這樣的感覺。

以前喜歡拍景不喜歡拍人,現在喜歡拍人;不是那種商業攝影,或是人像照,是一種動態記錄;我覺得拍人們在做某些事情是一件很有趣的事,那會讓我覺得這張照片是活的,而不單單是美麗的景象,毫無動靜。

(好吧,其實是因為受了某個攝影師的影響,我很嚮往能夠拍出像他那樣優秀的動態生活記錄照片)

 

我要一直拍、不斷地拍下去。

發表甚麼感觸的長篇大論對我這種還拿著Panasonic DMC-FS3數位相機毫無章法到處亂按的傢伙或許還嫌太早。

(順帶一提,這相機根本拍不出這麼銳利的照片,所以都是有用PS調過的(艸)

 

Diabolis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LOWE&LOEN(羅維&羅安)←這樣寫就看起來很像男的名字?

這是我目前最滿意而且也畫得最爽的一張海報。

因為腿!!!腿啊!!!!而且因為洗衣板畫起來一點都不快樂所以我就讓它們長大了(欸靠

我想…畫襪子的光點一定是足襪控的一大樂趣之一,那會讓足襪看起來更可口。不過事實上真的襪子根本不會這樣反光吧。

 

畫霧狀(?)的人物可以省略掉不想畫的地方,還有充版面很容易超爽得(靠

雖然以幽靈來說它們存在感好像太強烈了。

 

唔喔喔喔我打混了將近兩個禮拜了!

畫閒圖畫到手痛雖然很爽,不過另一方面就是…嗯,作業全都沒動。(還敢講!

下禮拜還要去廈門一個禮拜…,一個禮拜的課業全缺啊……(抖)

Diabolis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因為我沒甚麼發表作品的慾望,所以這些人物多半都是出自我自己自嗨的故事。然後,多半是黑歷史。

第一排由左至右:Greed(格莉)、Obey(兒蓓)、Malice(瑪莉斯);Reny(蕾妮);Meteoric(米堤.渥爾克)

第二排:Eyra.Xerxes(以拉.瑟西斯);苑囿、泠佟、苑燨;楊奕晨

 

第一排:Avril(艾薇兒)、Adair(?);Snake;狐娘和貓娘沒取名字(靠)

第二排:BOSS.Hal(哈爾)、Lowe(羅薇)、Loen(羅恩);Cano(卡諾);Lurakirine(路拉綺禮)

 

畫完發現我的女性角色平瀏海髮型高達八成!

Diabolis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幾年前我還在補習的時候,曾經聽到某個老師提到,嘉義是個正在轉向現代化中的都市,所以我們可以在這個城市中看到一些有趣的景象;也就是現代化與舊時代的建築物同時存在的景象。

小時候我住在民雄大崎村十四甲那邊,環境很類似眷村;而我讀幼稚園的那一帶則是貨真價實的眷村(富國,民國路那一整片的地方原本都是眷村),我還依稀有著我們擠進又窄小又悶熱的店裡吃很燙的大滷麵的回憶。

而到了我高中的時候,我高中讀的是國立華商,也就是跟剛剛提到的眷村比鄰(說到這個讓我想到華商本來有片地,被國軍借去多年後想要回來結果被對方討錢,結果就是要不回來),而這個時候那整片的眷村已經消失無蹤了;就連馬路也整個拓寬修整,整片舊式的低矮瓦片建築全部代換成了光鮮亮麗的現代建築和平順寬大的馬路。

當時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甚至還會覺得這樣比較好看(當然啦我想大家都會這麼覺得吧?),所以當時聽那老師講這件事時我也沒想太多。

 

直到現在,我回嘉義時突然想起了那老師講的話

"這些東西將會消失得很迅速",的確,當我回過神來,並且有意識地想幫它們留下影像時那些東西都已經消失了。

我不敢說我很了解眷村什麼的,畢竟我小時候其實不是真的住在眷村裡,只是很像;

我們都有著夏天晚上搬著板凳被蚊子咬個半死卻還是硬要在那邊看露天電影的經驗,晚上被蛙鳴和蟲叫吵得睡不著的經驗,還有著跟鄰家小孩(其實不一定認識)跑到田裡玩的經驗(我舊家那邊當時都是鳳梨田)

 

仔細想想,如果說要創作出什麼有本土文化特色之類的東西,我想我擁有的就是這些了吧?

然而小時候的記憶都成了碎片,那些景象也已不復存在。

雖然如果想找的話在嘉義仍然可以找到些沒有清乾淨的"殘渣";事實上嘉義可以找到很多這樣的東西,那一點點的殘渣,不甘不脆地留在那裡的殘渣(雖然我是覺得這樣沒什麼不好)。

嘉義是個留有很多舊時代文化的地方(比方說監獄),這似乎跟台南的古蹟又不太一樣。

 

我想我必須要以一種在地人的(虔誠的)思念去追尋並理解它,才有可能用鏡頭,或任何形式表現出它們的生命(或者說曾經存在過的生命)。

Diabolis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Apr 03 Sun 2011 23:00
  • 0403

 

Diabolis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