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REPLAY吧(?)。雖然用來當第一人稱的角色不是我的,而我也不是遊戲參與者,是GM(死

總之就是我唯一帶過的一次團的自嗨REPLAY。

我沒寫劇本的才能啊~~(噴死

 

 

 

  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是一扇過分華麗的大門,一看就知道這間房間不是住著重要人物就是作為要務所用…。
  我看著手上的巨大鑰匙──這是剛才打敗了另外一間房間裡的奇怪魔物得到的東西。想必它就是開啟這道門的鑰匙了吧。
  裡面到底會有些甚麼呢…?依照先前陷阱重重的路途和充滿著殭屍或不明魔物的房間來看,接下來我們要面對的可能是更可怕的東西也說不定。

  不過都已經行至此,再多想甚麼也無意義。於是我提起鑰匙,將之插進巨大的鎖孔裡,並且轉動……

 

  門逐漸敞開,從門縫裡透出些許黯淡的光芒。就在這個時候,在旁邊沉默了好一陣子的潔西卡突然飛快地竄進門內,似乎急切地想找到些甚麼。
  這時候我終於明白了,她之所以願意為我們帶路或許不是為了迫害我們,或者單純只是覺得好玩;而是這也是她的目的。但是,對於身為幽靈的她來說,穿越陷阱和房間不是很輕易的事嗎…?
  裡頭的房間非常寬敞,但卻被許多詭異的東西佔滿了空間。
窗戶全部用布簾遮了起來,不規則排列在房間周圍的蠟燭是室內唯一的照明設備。地板上用紅色的顏料──噢,我想那或許是某種…生物的血液,畫著密密麻麻的複雜圖騰和文字;地上散落著破布、裝著各種不明物體液體的瓶瓶罐罐、書本和書頁……等等。
  房間正中央是一張蓋著紅布的圓桌,桌上放著幾本攤開來的厚重書本、幾根蠟燭,還有一顆頭,人類的頭。
  ──看起來似乎是在進行著或著即將進行某種儀式。
  我身邊的其他兩名冒險者──凱和黎安騷動了起來,聽起來他們似乎是想對那張桌子上的人頭做些破壞的舉動。我很想阻止他們,來到一無所知的地方時最好還是別碰任何東西來的好,但是當我準備開口時卻發現他們已經拿起旁邊的蠟燭開始玩起那顆不明人士的頭顱……


  這時候另外一種聲音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力:
  潔西卡瘦小的背影佇立在我們面前,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她的形影似乎清晰了些。
  「爸爸!」她對著房間內呼喚著。


  接著,就像是要回應她的呼喚般,一具項上無首的軀體從後方的黑影中緩緩地走出來……,我,還有其他人也都警戒地拿出武器,緊盯著那個東西,動都不敢動。只有那位老法師,從方才他找到一張椅子坐下之後,就沒再動過。我不知道那是因為他身經百戰而令他對於這種場面從容,還是因為他根本就睡著了。
  總之那不是重點。


  『你們擅自闖入別人的家做甚麼?』那東西突然開口…呃,事實上我不知道他到底是用哪邊說話的。『你們這些沒禮貌的傢伙是誰啊?』
  「……問別人之前應該要自己先報上名吧?」凱露出了不知道是厭惡還是害怕的表情說道。


  『哼……,我是這座城的城主,也就是這座城堡的主人。』
  『雖然我不知道你們這些人類闖進來這裡是要做甚麼,不過看來你們帶來了我的儀式所需要的東西…』
  我感覺到,那名自稱城主的"人"視線朝我投射了過來,雖然它根本沒有頭,更不用說眼睛──,這讓我下意識縮了一下。
  儀式所需要的東西?該不會是指…?


  『潔西卡啊…,我親愛的女兒……』
  『想必你是來陪罪的是吧…?』


  接著它們倆就在我們面前吵起架來了。

 

  原來如此。這個謎樣的幽靈少女是城主的女兒。
  ──這座城的反神運動啟發人就是這位城主,自從計畫失敗,遭到魔法的反噬之後,他的身首分家,但卻因為詛咒的魔力而死不了,成為了怪物。
  起初城主發起反神運動,純粹只是龐大的野心使然,他策劃進行某種魔法儀式,而這個儀式需要龐大的魔力,於是他奪走了魔女的琴鍵,想將其之上的魔力作為儀式的的供給。
  城主的女兒預見了他們進行儀式必然會失敗的下場,為了不讓慘劇發生,她設法偷走琴鍵並且逃出城堡……,然而她卻失敗了。
  從魔女那奪來的琴鍵總共有四枚,但她偷出的僅有三枚……
  於是慘劇發生了。整座城市遭到儀式失敗的魔力反噬而成為了死亡之城,而城主的女兒也成為了幽靈,為琴鍵的魔力所困,只能待在原地期望著,哪天有外面的人能夠來到這裡帶給這個死亡的城市希望…。
  但是…或許是純粹對研究法術的狂熱;或許是與唯一神有什麼深仇大恨,這名城主儘管變成了怪物,仍舊誓言要對抗神,於是他準備重啟儀式。
  儘管只剩一枚琴鍵,他仍舊想靠它的力量來完成儀式。


  『若不是當初你偷走了琴鍵,這儀式就不會失敗了!』


  「不!不是那樣的!您難道沒有想過嗎?!區區魔法的力量豈有可能撼動神?不管您認為魔法是多麼偉大的東西,但那都是不可能的啊!」


  『既然你都帶著琴鍵回來了,那麼就讓我完成儀式吧!』
  『對施法者來說,賜予我們力量的月亮才是我們的神啊!』


  「醒醒吧!為了這個毫無意義的舉動犧牲掉了整個城市,接著您還有什麼能夠拿來犧牲的?」


  『你這是…在指責我的失敗嗎?』
  『開甚麼玩笑……!


  城主似乎被潔西卡的話激怒到了極點,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召喚出了許多魔物,並且朝我們展開攻擊……

  不管了,已經沒有退路了!──我拉滿弓,專心一志地朝眼前的魔物射出一箭又一箭…。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我到底射出了多少箭矢,我感覺到手指隱隱作痛,只差沒有被弓弦劃出血來──最後,城主終於倒下了。而他周圍的魔物也在其他人的努力下被清除。
  房間裡的儀式也在城主倒下之時灰飛煙滅。


  潔西卡不發一語地往房間深處走去,我們看見她將房間最後面的巨大布簾扯了下來,在那之後是一架巨大的管風琴──應該說是一座管風琴形成的牆壁。
  我們走上前查看,巨大的管風琴雖然有著無數的琴鍵,但我們可以輕易地發現有四個缺鍵。我們按照潔西卡的指示將四個琴鍵分別擺上了正確的位置,接著,聽到了重重的「喀鏘」一聲──
  巨大的管風琴居然開始自己彈奏了起來…。


  它彈奏著哀傷的曲調,彷彿在為這座死去的城市吟唱輓歌。

 


  曲畢後魔女現身了。她嘲笑居然有人會想用魔法的力量來推翻神,雖然魔法的力量的確很強大,但那與神仍舊是無法相提並論的啊!


  「所以……這個城市是無法恢復原狀了…嗎……?」潔西卡明顯變得十分沮喪,自從儀式中止之後,她的形體又變回起初我們見到她時的那樣透明。
  『笑話,不過是這點小事,說我辦不到?』魔女發出了輕蔑的尖細笑聲,之後她開始低聲唸著些奇怪的語言,並且高舉雙手──
  我們看見她的手中發出詭異的光芒,接著忽然轉變成令人頭暈目眩的強烈白光,我感覺一陣暈眩,並且意識開始有些模糊……。
  我強迫自己睜開眼睛,想看清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我只看見窗外夜晚的城市也逐漸被光芒籠罩──最終我還是失去了意識。



  當我們再度醒來,發現自己身處的地點似乎是先前遇到的研究生,修昂的住所。但是,比上次看到的要整潔些。修昂說他在外面撿到因飢餓而昏倒的我們。
  但當我向修昂問起,在魔女施法之後發生什麼事時,修昂只是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難道只是一場夢嗎?──不,不是那樣。我先前遭到城堡中怪物攻擊的傷痕還留在我身上,我想那並不是夢。


  ──這個城市曾經死去過。若不是有我們經過並且給予幫助,或許還會更加沉淪下去……
  然而這些對這裡的居民來說,就像一場惡夢。
  ──醒來之後,世界還是一樣美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abolism 的頭像
Diabolism

當天空落下火雨

Diabolis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